1. 当前位置:
  2. 九五至尊886868.com > 文章 > 优美文章 > 飞沙,已去

飞沙,已去

行走,车流人海的街道,在灯光走节奏的闪烁之中,人已渐渐失去了方向。 小小的城,方寸咫尺,多少擦肩而过的相遇,在不同的人海不同的车流却有相同的地点。 对于它的熟悉,仅

飞沙,已去

行走,车流人海的街道,在灯光走节奏的闪烁之中,人已渐渐失去了方向。

小小的城,方寸咫尺,多少擦肩而过的相遇,在不同的人海不同的车流却有相同的地点。

对于它的熟悉,仅仅只是几个地方的记忆,关于某条路上谁的身旁我想已没有关系。

但我明白,最熟悉的还是有你的地方,至少在回忆中。

窗外,是不见一丝星光的夜空,还是后排的屋顶,或者又是那些参差的柳树。

学校的天空已局限了所有的距离,不到千米的间隔圈揽了一切,当你离去而我未料想,心与心的距离变得无法去衡量。

一年的时光,我在这里看过了花开,看过了叶落,看过了雪困在掌心,也看过了你的美丽。

安静的星光,一树的枯叶,一首萦绕的清歌,一人一壶小酒点燃了一支人生的云烟,最是孤独也醉是寂寞……

曾牢牢记住的随着时间不现,曾刻骨铭心的转换成平淡,只是那种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我只是还记得在我左手的食指上有一个环,银白色的环,一直紧箍在心。

行走,路人寥寥的小道,偶尔会有几声喊叫回荡,人已渐渐不需要方向。

小小的镇,几度旧人,转眼之间却已物是人非,谁的乌发轻生白发谁的青丝系及腰上谁的年华已去。

在这一条街道的相连,来来去去消失了多少时间,流去了十几朝的岁月。

从家到小镇的距离,总是偶尔近偶尔又那么远,没有像现在一样的遥远。

某天偏僻的小路上,几个身影还在徘徊,我想这是人永远无法挽回的,时光慢慢的流逝。

一起相伴的人影,变得愈来愈长,直到最后的一天就突然离开的原地,飘去了他乡。

我们就像是远方的蒲公英,在该离去的时候就会随风而去,但在我们的记忆里,蒲公英的枝节却一直停留在原地。

世界,太过的遥远,随着日出月落我们去得也越来越远,远方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在那里没有熟悉只有学会。

那梦想中的天堂但愿还在,如果连它都被生活磨去,不知道还有什么经的住流年的消逝。

行走,孤单身影的小巷,过分安静的没有一丝别的迹象,人已渐渐忘记了方向。

他家屋后,一片阴凉的地方,盘虬的老藤纠结了对于天空、大地、河流的所有回忆。

落叶,静静地划过水面,几株昨日还犹在池边的桑树,是我们像鸟一样栖息的地方。

烟火,灿烂过后不现,冰冷的散落了一地,就像是一切一切归去后显得那么遥不可及。

最安宁的夜晚,是漫天星光交织着月光,独自卧在窗沿浅品着一壶涩酒,在一曲琴声中迷醉。

开始的地方,渐渐离开,渐渐远去。

谁的家里,有着几个人齐聚,举杯共饮了几壶小酒微寒,畅谈了风雨之中的朝朝暮暮。

本文来源:/wenzhang/13011.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