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九五至尊886868.com > 文章 > 情感文章 > 曾记少年骑竹马

曾记少年骑竹马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 ____题记 不久前有微信好友拉我入一群聊,进去发现竟是阔别二十多年的初中同学。同学们热情都很高,我也会时不时插嘴进去发

曾记少年骑竹马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 ____题记

不久前有微信好友拉我入一群聊,进去发现竟是阔别二十多年的初中同学。同学们热情都很高,我也会时不时插嘴进去发下言。初聚时的兴奋自不必细表。

然无意间浏览群成员时却发现了她的名字,于是乎关于初中,关于她,如心湖中偶溅的涟漪,漾开,漾开……

那时的我们同班。她是一个有别于地道农村孩子的女娃,听说她父母都不是地道的农民。入学时她给我的印象是有些新奇的,因为她会说一些外地孩子的顺口溜:一翁妈子一块姜,二翁妈子要打汤,三翁妈子拿瓢挽……

初中时的我爱好写作,能写一手还算优秀的字。而她,有绘画的功底,文笔也不俗,于是我俩包揽了班季黑板报的编辑与发布,成了最好的黄金搭档。每每同学们放学后去玩去了,我俩还在仔细的出黑板报,因为有彼此的陪伴,并不觉得时间如何难过,也不觉得剥夺了自己的玩耍时间会如何吃亏。

当然,玩耍打闹的时间还是很充足的。上课在老师眼皮底下的小动作,课间十分钟肆无忌惮的追赶,放学后或出板报或无任务时歇斯底里的打闹。现在想想,那时的她可以说聪慧,可以说活泼,但真不能说文静。想到这,我察觉到自己不自觉地笑了。

渐渐地,每个假期,我都会盼着回校。特别是寒暑假,我现在都无法定义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那时每天都写日记。日记里写满了对学校乃至对她的思念。多年后妻从老屋里翻出一本我当时的日记本,惊问当时心属何人时我莞尔一笑故作神秘。收假时,我们会互相翻看对方的日记。记得有一日我无法静下心来写日记,就打了三个括号,空在那里。她看完问我,括号里应该写我想你三个字对吗,我的脸竟瞬间红至耳根,矢口否认。

初三时,开始有了些懵懵懂懂的觉悟了,总会不小心却又急切地去寻找她的目光。她似乎没有变化,一次课间打闹,她竟把她的小嘴贴在隔着的窗户玻璃的那一边,向我眨巴着俏皮的大眼睛。我们之间虽然隔着玻璃,却只有不过寸的距离。可恨的是班主任从旁走过,解了我的尴尬,也成就了我的遗憾。

学校门口有条河。哪一天,她送我一礼物,一根红绳,拴着一钻了小孔的石头,我惊异于她怎么能把石头钻个孔,还把它弄成心形。可还让我当时惊心动魄的是,那上面,那上面居然刻着两个字:石心。

好多的细节,稍稍回忆一下,我竟发了两小时的呆了。

再后来,残酷的后来,我们丢失了彼此。然后相聚在二十几年后这飘渺的微信同学群中。

我加她私聊,她应了。她俏皮地问我是否要给她发红包,我打了一句话过去:时光荏苒,日月如梭,二十几年后,我发给你的红包里木有钱,有一句殷殷索求:你,欠我一个拥抱。

本文来源:/wenzhang/14745.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