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九五至尊886868.com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那风,皱了仓桥夜

那风,皱了仓桥夜

走过一场大风,立于巷口一隅张望。就想着,在被风遗忘的,绿与红里,拾一抹,融入风中的,梦一般的清香。那样的,淡淡的、轻蔓的念想,着实让人永生难忘。 ——题记 那天,我

那风,皱了仓桥夜

走过一场大风,立于巷口一隅张望。就想着,在被风遗忘的,绿与红里,拾一抹,融入风中的,梦一般的清香。那样的,淡淡的、轻蔓的念想,着实让人永生难忘。

——题记

那天,我在绍兴。下班后,有同事相约,就随便找了家饭馆,全且小聚。大家在一起,喝得尽兴,酒毕,其他人都散了,看看天色还不晚,就借着微微酒意,想出去随便走走。

顺着鲁迅西路,一路闲荡,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仓桥直街的巷口。我知道,从巷口拐进去,那便是仓桥的街巷,经年旧远的老巷。那个街巷,我是去过的,离我在绍兴的住所不算远,走路过去也就十来分钟。

人们只知道,绍兴有鲁迅故里,有沈园,有兰亭,要说仓桥的街巷,肯定很少有人知晓。是的,仓桥的街巷没名气,它只是一条极普通的街巷。但对我来说,有没有名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有老旧的细节,久远的味道。一直想,有空的时候,在晚上,再去仓桥,去走走老街的石板路,今天,岂不是恰好,沐浴初夏清凉的夜色,探访陈年旧墙的斑驳,沁润墙脚苔藓的霉潮。

夜幕下的仓桥老街,静寂中的小桥流水,剪影般的远树近宅,朦胧隐去了她们的棱角,夜幕淡化了她们的色彩。

老街的巷子很深,也很窄,巷子引申出的巷子,就更窄了。有几家铺面还开着张,巷子的那些老宅的窗前,有的也还亮着灯,时不时的,就有人影往来晃动,落在青石板上的脚步声,在宁静的夜空,显得很是清脆。这一切,恰似某部旧时电影里出现过的久远的镜头。而对于我,却是一次难得的,心情漪澜于久远往时中的状态。

拿着手机,拍那夜色中的街景,我发现,屏幕上的画面,比现实的景物,似乎多了些的朦胧。单从摄影专业的角度讲,无论是技术还是艺术,这样的拍摄时间,这样的拍摄工具,都不可能成就一幅像样的作品。如果说,究其对于老街夜色的态度,这样的虚与实,这样的明和暗,就已经足够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为了追求某种感动而已,有这样的感动,真的很重要。

在一个有灯光的老宅前,我很专心地拍那些个门脸、门扣,还有门牌,我以十分虔诚的姿态,叩问那些被岁月熏灼的斑迹,心,沉浸于漫长远逝的无迹云烟里。一个姑娘的声音,从我身后的房子的窗户里传了出来,“大叔,你拍这门干嘛呢?”“哦,随便拍拍。”我敷衍地回答着她。还来不及转过头,看看窗下姑娘的样子,却突然串出来一只野猫,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古朴、安静的小巷,虽然没有树,见不到风动树影的景象,然而,却明显能能感觉得到风的存在,那风,动了天上的流云,皱了仓桥的夜幕。风,在小巷里穿行,却并没有耽搁,想寻找点乐子的机会,你看,她们时不时地,就会调皮地扯扯我的衣衫,也会逗趣地鼓捣几下屋檐下的一些物器,弄得那些东西,晃晃悠悠地,不知如何安当才是。

本文来源:/wenzhang/1525.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