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九五至尊886868.com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醉落时光的一季风雪

醉落时光的一季风雪

听一首老歌,重回那年的风花雪月。 看一次漫天的飞雪,却不知今生何世。 忘记自我的时光,在流逝中寻觅,等待,又是何年何月!——题记 冬季,在北方大多谈论的是寒冷,而忽略

醉落时光的一季风雪

  听一首老歌,重回那年的风花雪月。
  
  看一次漫天的飞雪,却不知今生何世。
  
  忘记自我的时光,在流逝中寻觅,等待,又是何年何月!——题记
  
  冬季,在北方大多谈论的是寒冷,而忽略了飘飘洒洒的飞雪。旖旎似风花,漫天如落樱,在时光的卷轴,在岁月的海岸,这是出自江南女子的闺诉,让人涟漪无限,触景纵情。而我的独钟却因江南的浸染,铺叙断肠,物种多愁,喘一生的流离孤独,情爱这北方的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那意境,那诗情,是种自尚的呼吸,把心写在自然的情感之中,让天地为之动容!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梦的凄然,却无法揣知夜晚的善变,当惊醒在窗口的世界,这风雪还可以如此地比喻。胡琴,难诉山回路转的离人,羌笛,难奏雪野的一串脚印,当北国的风光在万里雪飘的笳音里,又有谁人能深知那冰封的心境,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在歌舞大地的空旷中,一簇,万点,都在掩埋之间,如泪如泣的殇,濡染了凄凉和萧条,把一种飞天的缠绵,绚烂在灯火的阑珊处,“巧穿帘罅如相觅,重压林梢欲不胜”!
  
  北方的雪是一种狂野,领寒风堆积晶莹,落于山水的笔墨,又含香素笺的另样美丽,而江南的断桥是无法深知残雪里的疼痛,只有那点点滴滴的飞红可读懂轻柔的旷意,把西子的泪瓣融于游人的心田,走过,是陶醉,离去,是心碎。“日月照之何不及此,惟有北风号怒天上来”,没有燕山的隐喻,何来轩辕台的飞雪,情,在空悲之中焚烧,谁可裁出灰烬的风貌,可歌,可点,却无奈飞花的季节,是珍藏就要拥有那么一个大界!
  
  不来风雪的快乐,你是无法感知那旷世的飞扬,即使消融也留有泥土的芳香。在捻指的寂静里,只要寻一处厚厚的存在,它就会赏你一串深深的情感,不是过客的疼痛,是风月的红颜,感怀有你,同在豪放的天籁。满冬的乐章,轻柔的造诣,是一种约定,用银白包裹沉默,落入发梢的怜惜,又飘飘然于茫茫的旷野,丝丝缕缕,点点滴滴,是欢喜,是思绪,缠绕北方的每个角落,你,轻轻地来,就注定会悄悄地去,爱一段惬意,就有一分理由,只要读着,你一定能读出它的美丽!
  
  堆起童年,堆起欢乐,从懵懂到迷失,都在这一季的飞花里。不争江南的傲骨千媚,不同江南的柔柔弱弱,只要一次北风的相送,卷入折痕的挣扎,那是欢歌在演绎,演绎冰封千里的山水,给人间无限的幽帘,把梦的心酸交织在寒冷之巅,走出一串心灵无法写意的诗篇。若雪的脉动系一片天地,我应该说它是我的眷顾,在冰花的窗口,记忆着寒冷的身影,把孑然的枯枝摇曳成远眺的告别,幻想着秋过长天的凄凉,还有,还有残留的几片凋零,在寒风中飘摇,定格成歌谣,讲诉着千年的故事,一成不变的永恒!

本文来源:/wenzhang/1638.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