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九五至尊886868.com > 散文 > 伤感散文 > 无题

无题

走进了台球厅,却只有两个男孩站在台桌的旁边,你一下我一下的击打着母球。选择了那个习惯的位置,刚把球打散,就碰见了同学,还好不是很孤单。因为临时有事,所以,玩了几场

无题

走进了台球厅,却只有两个男孩站在台桌的旁边,你一下我一下的击打着母球。选择了那个习惯的位置,刚把球打散,就碰见了同学,还好不是很孤单。因为临时有事,所以,玩了几场他就走了。剩下我一人单练,其实我已这样习惯了很久。

戴上了耳机,单曲循环播放着葬爱——韩超。当听到高潮时,心开始痛了起来。头顶上嗡嗡作响的风扇高速旋转着,似乎带起了一股狂暴的大风,冲破那不牢固的心里防线,在心的最深处把伤痛搅碎,分散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刺痛着神经。耳边重复着的悲怆的歌声,撕心裂肺的歌词让人无法释怀:

……

我们还能不能再回到从前

我还能不能再吻你的脸

风儿无情吹灭了你的誓言

脸上的泪水一遍一遍

我们还能不能再回到从前

我还能不能再看你的眼

如果你说爱情已到了终点

就让爱葬在黑夜

沉睡万年

我们还能不能再回到从前

我还能不能牵起你的手

无法释怀你曾说过的诺言

一次一次受着摧残

我们还能不能再回到从前

我还能不能再给你温柔

如果还能再回到记忆原点

别让爱葬在深渊

无影无踪

……

悲怆的歌声把所有的悲伤交织在一起,不停地撞击着已经泛滥的情绪。一杆又一杆用力地击打着母球,水平发挥到了极致,只听见了“咚咚咚”的进球的声响,像是要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像是有人用一把铁锤一次又一次击打着我的胸口。痛到了心底。打完了最后一场,却再也没有力气继续了。手臂又酸又痛,感觉抬不起来,麻木的失去了知觉。我害怕再这样下去,会控制不住的掀翻台桌,掀翻那溢满悲伤色彩的玻璃水缸,碎了,落了一地。

静静地站在大门口,茫然的望着四周,不知道该去何方?走进了喧嚣吵闹的街道,耳边的歌声被这样的吵闹所覆盖,却盖不住悲伤色彩。时而明媚时而阴沉的天空,一张暗淡无光的脸,被衬托出悲伤的轮廓。双腿好困好累,好疲惫,缓慢的走向学校。路有些长。

木然的驻足,然后木然的回眸,又木然的望向远方……似乎世间所有的生物都不存在了,只有我一个人独自漂泊。

该死的!全身又在痛了,颤抖着,神经般的疼痛感。

本文来源:/wenzhang/2348.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