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九五至尊886868.com > 散文 > 经典散文 > 乡思,追随履归的浪者

乡思,追随履归的浪者

因各种原由,已有一段时间没有犊迹笔触,至九月步履归家之后。有人说,当踏入故土,感受到乡梓淡惦声色的时候,心中便会升腾起一种淡定的景气,而这种景气却没给我梳理出流畅

乡思,追随履归的浪者

因各种原由,已有一段时间没有犊迹笔触,至九月步履归家之后。有人说,当踏入故土,感受到乡梓淡惦声色的时候,心中便会升腾起一种淡定的景气,而这种景气却没给我梳理出流畅的思绪,带来文字的灵感。

每天晨启,倚窗放眼,远近风物,此时秋色演绎正浓,就像趴在地上的鸡犬,自由活跃地要侵吞整片秋天。我连同文字一起变的很微小,我的心害怕被霸占,开始随楼坪口诗意的噔咚溪水一起逃离,至少在喧嚣的乡土晨曦,我曼念的乡土和我的文字还会纠葛。

乡村的夜晚是静寂的,或者说是由一大帮蛰伏在秋末中的虫鸣所带来的静默。身置这样的境界,可算是一次找寻原始诗意的旅程。“蝉噪林欲静,鸟鸣山更幽”,我看到远古诗人在诗意中清晰,在林中踱步,摇着芭蕉扇放缓焦躁的心情。此刻,宁静,已成为一首窥视生活的诗章!

其实,这种静默是有来头的。她引领着夜色流动的脉路,人畜归家,隐物肆放,生禽的天下,夜色中,它们各类虫鸟交流一天的思想:劳着的感慨;好奇的见闻;鸡群与山鹰对峙的惊险场面……想得出,禽类的交流一定很精彩,就像传说中“UFO”逛地球留下的弧光美丽,足以让人类想象几辈人去破译它的玄机。只是很遗憾,夜色苍茫中,天宇下所有苍生热烈的交流,把我列为局外物种了。

这或许已成为现在人类努力的方向了。

此时的我,丢失了很多孩童的记忆,我也已找不回陪伴孩童成长的虫鸣。但这样夜,可以辩听出大自然呼吸的夜,思绪倒会变得疯长,牵扭着碎细的往事,从五六岁过家家开始延续开来;青梅树下,捡几根枯木,再拾些干草,就搭起的梦想中温馨的家,然后便娶媳妇,小溪里捞几块碎瓦砾,装上泥土小伙伴就这样过起了小日子。童真中眺望的生活就这么简单,但已很幸福!

虽然步履已踏入梦中和文字浸染下的乡土,而此刻,脚下这块土地,就是生我养我,残存着一路归望的家园。然而,抵达后的心絮,倒让我有些胜似陌生人般的焦躁而无所适从。或面对一切熟识风物的被排挤的漠然和心的搀扶。有诗人云:最淳,最养心的文字,是在乡土中刨出来的!

我回来了,一蘸笔迹带着墨香萦绕着书方。窗外,小桥,流水,我在乡道上找寻,

心,还在旅途。

------我的思绪没有及时抵达故乡!还在秋末的村口向远方眺望。

本文来源:/wenzhang/5997.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