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九五至尊886868.com > 散文 > 爱情散文 > 抱歉,亲爱的你

抱歉,亲爱的你

一、 我写过很多个故事。 在我怀里不安分的嘟囔完一整个故事的你,总是这些故事的第一个读者。你总是嘲笑我写的像童话故事一点也不真实,怪不得老是被杂志社退回来,说话时的

抱歉,亲爱的你

一、

我写过很多个故事。

在我怀里不安分的嘟囔完一整个故事的你,总是这些故事的第一个读者。你总是嘲笑我写的像童话故事一点也不真实,怪不得老是被杂志社退回来,说话时的一本正经像个世故的大婶儿,“现在的人都是麻木不仁的,就凭你的满腔纯粹又如何能拯救他们的现实腐朽…”,我笑着拿手揉乱你漂亮的秀发,“就会瞎操心,至少还有你愿意懂我啊。”“我才不愿意懂你呢,”轻盈的你从我怀中跳出来,光着洁白的脚踝踩在地板上,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我才不要懂你呢,让屁颠儿去懂你吧,哈哈哈,屁颠儿,去咬他。”说完怂恿着屁颠儿来咬我。“汪汪…”当然,男人养的狗自然和男人一样深爱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妞儿,这种能够讨好女主人的坏事它向来干的游刃有余,我看着不远处开心的手舞足蹈的你和一直拿毛蹭我的屁颠儿,这种带着痒痒的真实可爱的幸福又怎么能写出来让所有人觊觎呢,我相信再无私的作家也会有所保留。

二、

屁颠儿已经连续四天滴米未进了,刚刚见它好不容易舔了舔盆里的清水,此刻又无力的瘫倒在地板上,目光空洞,瘦骨嶙峋。我想尽了各种办法逗它,甚至是请了许多朋友到家里开party,它是最喜欢热闹的,可直到人都走光了它也没打起精神来好好看一眼。我把它抱到怀里,它似乎找到了慰藉,蜷缩在怀里一动不动,我亦抱紧了它,心下一酸,“咱俩的日子还得过不是…”我翻开笔记本,准备继续写稿子,又一封被退回的稿件从邮箱的窗口里跳出,我苦笑一声,也不知这是被退回的第多少封了,那些一个个包含了自己多少热泪和夜晚的故事只能冰凉的充斥在被退回的屏幕中,无望的呻吟。点开刚被退回的稿件,想起竟是你说过你最喜欢的一篇。年轻而贫穷的画家孤身栖身于阴暗的地下室里画画长年累月暗无天日,在某一个借酒消愁的晚上,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抱着依然没有卖出去的画作走在回家的路上摇摇欲坠,遇到女主角和她年轻的朋友们迎面走来,人群中的她是那么明媚动人,看的画家的心随之荡漾,一不留神却狼狈的摔倒在地,手中的画也散落一地,女主角拾起落在脚边的画作,嘴角微微上扬。对于画家来说这是他一生当中最美好的夜晚,这是一个公主与青蛙王子的故事,虽然过程不易,但结局美好。可这样童话般的爱情却看的你落下了滚烫的泪水,我还记得你说他们何其有幸,至少在我笔下不会被现实所打败。再读稿件,我与那贫穷画家有何差异,我也曾像他那般相信爱情可以战胜一切。

三、

这是你走后的第46天,我现在终于学会写你所说的现实故事了,你说的对,大家都那么忙,谁愿意看那些童真而无聊的童话故事,大家茶余饭后会谈论的只会是某某某的丑闻,八卦,拿别人的痛苦经历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彼此共勉,聊以慰藉。你走后的一个月里我同以前一样在每一个我觉得有可能的地方等着会在某个时刻重新出现在我面前的你,把对你疯狂的思念写成无数的稿件,我们的曾经,我们的幸福,甚至于我们的每一次争吵,那些我骄傲的,怀念的,难过的和不堪的,都被我亲手捧到了众人面前。你别说,他们还都挺喜欢。以前有穷的时候买不起狗粮给屁颠儿,如今我靠着我们的故事逐渐的发稿成文换来给屁颠儿大袋大袋的狗粮,它却看都不看一眼,我不再敢面对它,它一定在责怪我弄丢了你,我将屁颠儿送给了朋友照顾,那样或许比跟着我摇轻松地多。我不能告诉它你大概也已经忘记了它是我们决定在一起的时候抱回来的,忘记了它的名字是你取得,忘记了我们说好一起养它。不然你不会走的那么决然像早已做好了决定。

本文来源:/wenzhang/758.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